目前日期文章:199510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早上醒來時,我不免嘲笑一番,因為前幾天在家裏軟軟的彈簧床上時,總會讓我翻來覆去的難以成眠,反倒是。昨晚躺在寢室硬硬的床舖上,沒兩下子就睡著了;不過,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確定的是,在下部隊後,我應該不會影失眠的困擾吧。
 
今天早上用餐的地方,有別於以往一般的在營部的大餐廳,而是在上室內課的教室裏,原因是因為等一下,我們將在大餐裏,在眾多長官的見證下,進行抽籤的儀式,因此,必須先在餐廳進行一些前置性的作業,這也連帶的影響了我們用餐的時間及地點。而除了用餐的地方不同外,我發現今天擔任打飯工作的弟兄,除了有兩個是因為已經在選兵被選到的弟兄外,另外三個則是之前選擇去簽服三年半軍官轉服的人,當下對於他們的歸來,我不免有點納悶,後來透過包打聽的班頭解釋,才知道,他們三個是因為在送軍官訓的途中,遭到退訓及自願退訓的。按照規定,他們將先歸建於原連隊,並跟大家一樣等待抽籤。但因為之前他們送軍官訓時,有著別於士兵的「爽」待遇,所以在歸建連隊後的首要事件,就是得把過去逃過的「公差勤務」給補回來。聽到班頭如此一說,倒真的覺得,原來軍中還是有那麼一點遲來的正義呢。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短短的三天結訓假,一下子就結束了。跟回家的時後一樣,老姐跟我會一同再次搭火車會去台中。然後再利用他的機車將我送回營區。坐在復興號的列車上,除了發呆看著窗外單調的風景,心裏想的還是離開家前,老媽站在五樓鐵窗向下望的臉孔,雖說,上次要到中心時,老媽也是千叮萬囑的要我在外一切小心,但這一次,在肩上負著國軍發的「黃埔大背包」吃力的抬頭,向位在五樓的老媽揮別時,卻有著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沉重。我想,該是那不知即將分發到那個部隊的壓力,讓我們母子倆,在心頭上都像是放著一塊大石頭般的不快吧。
 
      從台北抵達台中的車程,約需要二個多小時,在離開車廂的那一詫那,我才發現原來這班列車,裝了如此多等待抽籤分發的ㄚ兵哥,只是在馱負著數公斤背包的臉上,那一絲木納的臉孔,倒還真的讓人不知是因為背包讓人身體不勝負荷,還是跟我一樣,同樣面臨著抽籤的壓力才得以使然。看著月台上的時鐘,倒沒太多的時間讓人擔擱,跟著老姐的腳步,搭上計程車回到台中師院,再換搭上老姐的機車「翔鶴50」急忙奔往營區成功嶺。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熬了三十幾天的苦日子,當初讓我不寒而慄的新訓,竟讓我給順利完成了。雖然個中有許多的血淚,但套句班長們老愛套上嘴巴的口頭禪「撐下去!  撐過了,就是你們的了」,當初總以為班長們在一旁喊口令喊的可輕鬆,我們可是在底下做的要死,可如今看來,似乎真的有這麼一回事呢。

       早上,旅長集合全旅的新兵,進行了一個簡單的新訓結訓典禮。沒有歌曲
成功嶺上的高歌一曲,也沒有太多長官的廢話連篇,取而待之的是收假時的行車安全,以及要求大家一離開營區可別在外遊蕩,趕緊回家與家人團聚。旅長的話,是那麼的溫馨感人,但在深深的教悔下,每年似乎還是會有幾個新兵,沒法回來抽籤,就在營區外旁生枝節,像是打架鬧事,或是拒不歸營的許多案例,但最慘的,還是那不堪的車禍案件,往往會奪取當事人寶貴的生命呢。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清早,在大夥清掃著連集合場同時,就看到一堆軍車不斷的從師部大門開了進來。不做他想,應該是為了今天總部選兵的程序,所以中心擁進了各單位的人員吧。 

       
「聽說,那都是假的啦,很多缺額爽缺,老早都嘛是預定好了。」班頭望著一台疾駛過去的軍車,嘴裏不停埋怨的說著。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禮拜天聽到班頭說要計測的事,如今過了好幾天了,卻都沒聽班長的口中透露出什麼消息,不禁有點懷疑班頭說的是真是假,雖然班頭保證說,是從當政戰工差的人口中探出的,但隨著結訓的時間逼近,真不得這事是在搞什麼鬼。 

       
不過,今早卻是有了眉目了。天剛亮,在值星班長喊著部隊起床後,我在去浴室盥洗的圖中,看到幾個班長穿著草綠服,但身著步鞋,背後還貼著號碼牌,在中央走廊上運動暖身,我心裏就有個底了。原來班頭講的計測,指的是班長們的計測,而不是我們這些新兵戰士呢。而這個事實在我們早點名用餐後,見到班長門一個個像是去打了仗似的,全身濕透的走回連上,也更加的被我證實的。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中心三十幾天的生活裏,除了第一個禮拜沒有休假,以及第二個禮拜的懇親日外,另外還會有三個休假日,但最後一個休假日,等同於出中心的結訓休假,所以中間會有兩個讓部隊長官可以運用的榮譽假。在昨晚公佈休假人員後,我發現輔導長有意讓沒出去自由休假的人也有機會離營出去透透氣,所以還是盡可能的找些名目,讓表現優異的人也有出去的機會;但如果上禮拜有休過假的人,這機會可能就必須讓出給其他的弟兄。所以大體來說全連應該有近八成的人都享受到離營休假的待遇。 

        
說真的,還真的得感謝老姐。從進入中心後,除了懇親日是家族成員到齊外,之後的每個例假日,在台中師範學院讀書的老姐,可都是到營區來探訪我,並帶些東西來給我。而當老姐知道我可以外出休假後,就決定一早來營區接我到他的學校,順便帶我去吃些好料的;這真的很棒呢。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許是習慣了吧,習慣於每天六點半起床,習慣不加思索的聽從班長的意見,但或許也可以說是對於國民應盡義務上的一種甘願吧。對於相當制式化的生活,盡不知不覺的就過了三個禮拜多了。上禮拜天趁著在營休假時,與信宏在營區聊起,得知以前的同學俊傑與昌達入伍的梯次都是1737梯,而且都在我們剛入伍的那時後,已分發下部隊了。而且聽說俊傑被分發到遙遠的金門去了,而昌達更慘,被分發到根本就離大陸相當接近的馬祖去了,想不到他們這一梯還真是苦海。
 
如果以中心公告的訓練課表來看,大約在11天左右,我們也同樣會被分發到各基層單位。一直以來,在軍中流傳著一句話「同梯不同命」。意思是說,大伙都是同一天入伍,也會是同一天退伍,但扣除成功嶺受訓的三十五天來算,剩下約一年十出頭個月的日子,誰會被分發到什麼樣的單位,也許是爽到退伍,但也有可能過著相當難熬的日子,這在抽籤的那一刻就已註定,這都是自己的命,誰也怨不得誰。只是想到班上接二的兩個同學都這麼恰好的被分發到外島,那種緊張的氣氛,似乎此刻也隨著空氣,傳染到我的身上。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的體能,還真的是無可限量。來中心已經第20了,每天規律的生活,除了讓我身體的贅肉減了不少外,我發現我的體能也一點一滴的向上累積著。還記得剛下部隊的第一個禮拜,部隊在進行早上三千公尺的跑步時,我總會氣喘噓噓的跟不上部隊的步伐,但後來在士官長以分段漸進式的體能訓練,我發現身體對於氧債的需求變低了,講白話就是不會那麼的喘,而跑步的速度也因此而加快許多呢。今早,在早點晚名後,士官長向這禮拜的值星班長林民章屬意,要我們這些所謂體能差的人,一起歸隊跑步。當下,心裏是緊張不少,想說不知道這次會不會又讓「落隊」的事蹟重演;不過,初乎意料的,這一次我竟可以跟的上部隊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向前邁進。雖然部隊跑回連上時,我幾乎是有點上氣不接下氣,甚至是有點站不住腳,但士官長的一句話,讓我感動不已:
 
        「大摳ㄟ,水喔,這次沒落隊了喔!以後,大家不可以再叫他大摳ㄟ喔」士官長依舊是帶著那邪邪的笑容說著,但這一句話,卻著實的讓我挺起身,驕傲不已。這也許驗證一句話吧,只要肯努力,別人能,我當然也能吧。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兵的日子,有人說是像在「當和尚」,過著與一般老百姓不同的修行日子,也有人直接了當的說,這跟本就是在數饅頭;等誰數完七百多顆饅頭後,就可以光榮的退伍。但對我來說,其實如果能在這兩年的軍旅生涯中,交幾個好朋友,那才真的不枉這奉獻給國家的這兩年。
 
    也許是每天過著既累且忙碌的日子吧,距上次懇親會後,竟不知不覺的又過了一個禮拜了,等於從入伍的那一天算起,今天已經是第16天了,如果已中心約32天來算,已經過了好大一半呢。但這不算最讓我驚奇的是,我的體重竟由原本的八十幾公斤,一路划到七十五公斤,足足讓我減了七公斤;連帶的褲帶也讓我一路的往內縮了不少。想必是腰腹上的肥肉應該也少了許多。這讓我忍不住的提筆向因為超重而必須面對三年複檢的專科同學誌煒炫耀;開玩笑的跟他說,不要花錢去媚登峯了,在這裏管吃管住,不必節食,就可以讓人瘦下很多呢。真不曉得他看了有什麼感想。呵呵。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按慣例新兵在入伍的第二個禮拜天,中心會舉辦懇親會,讓新兵能夠讓家人會會面,聊聊天。當天,師部為了分散人潮,將我們安排懇親的地點,由連部移到師部大禮堂的另一邊,這個營區看起來比我們現在住的老舊許多。不過,在我們打掃完後,在一旁有著大樹的茂密遮蔭下,倒也算是一個清淨整齊的好地方。
 
值星官將我們安排在一旁的教室裏,等到家人來到時,就會唱名要我們出去會客,所以在家人還沒來到之前,我們都只能窩在教室裏聊天打屁來消遣時間。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曉得是不是軍校訓練的軍官不足,還是軍中需要一些非正統體系的人員,在經過軍事訓連後,來擔任各基層連隊的主官管,以調整部隊風氣。打從入伍的那天開始,上從師部主任,下到連長輔導長,無不極力的勸導我們轉服三年半的志願役的軍官。而連長及輔導長更是以他們親身經驗現身說法,例如輔導長就是中興大學畢業後,到部隊才轉服的,而連長則是新埔工專畢業後,到部隊轉服的。
 
  那轉服到底有什麼好處呢?連長以他的經驗跟我們說,他說轉服後,第一年以少尉軍官服役,正常來說,會在第二年升到中尉軍官,如果順利的話,應該會在第三年擔任到連隊的副連長,甚至是連長,當然啦,入果續簽的話,會在第三年升任到上尉,而且薪俸會從少尉的三萬多,調到四萬五以上。這還不包含軍中的福利;算一算,如果三年半到期,不想續簽的話,至少也會存個一百多萬當創業基金。這樣的好事,何樂而不為呢。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劉士官長帶領接手值星後,我開始覺得自己越來越有軍人的樣子,不只是思想變的單純,站立的姿態也幾乎都是標準的「立正」姿態,連帶講話的語氣,也都像是拷備了士官長的口頭禪---「他媽的B」。我想當過兵的人都知道,「B」指的是什麼,不過這句話純粹是紓發心中的想法,沒對天下的女性同胞不敬之意啦。
 
而掐指算一算日期,到中心也有十天了,前幾天,部隊生活大多著重在日常生活的導引,這樣說太咬文嚼字;說坦白點,就是要矯正我們原本「老百性」的劣根性,除去原本每個人心中太自我的想法。所以,班長總是會盡可能的找砸,或是在單兵基本教練上,一次又一次的反覆執行,來磨我們的心志。而這樣的生活,經過一個禮拜後,看到大家聽到班長一喊「注意」,全連就會像是兔子的耳朵一樣,迅速的立正,等待班長下達命令。似乎是部隊「服從」的訓練,已達到功效。不過,看著課表,從今天開始,我們的部隊訓練,不再只是挶限在集合場,而是擴展到單兵教練場,或是像今天下午要操練的--五百障礙教練場。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軍中,新兵的日子其實過的算蠻快的,從入伍到今天,雖然每天上著教練課,每天早上固定要跑三千公尺,以及晚上晚點名前按例都會來壓個約兩百下的伏地挺身,但也許是慢慢習慣這樣單純的生活,竟也不知不覺的過了四天了。
 
昨天,是到部隊的第一個例假日,不曉得為什麼,新兵在入營後的第一個星期天是不准放假的。雖說,是有麼一丁點的不情願,不過在連隊上倒也除了公差勤務之外,大多時間班長也都放任我們自由。比起前幾天被人動不動就咒罵的感覺,昨天算是相當平靜的一天。不過,古有云「暴風雨前必來寧靜」,這似乎是反應出我們連隊現在有的氣氛。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部隊起床!起床時運動服,0700連集合場集合完畢…..」思緒都還不知道在那裏,走廊上就已經傳來值星班長的命令。說實在不得不配服這些幹士官的,昨晚就寢時,我想他們大概都還沒洗澡呢,如今天才剛亮,他們卻都已經精神抖擻,準備好要操練我們這些菜鳥了。也許,當兵真的會改善一個人的生活習慣與思考模式吧。與睡在隔床的藍波---曾易偉,一同分工合作的把棉被折好,穿上運動短褲就急忙的跳下床,也不管拖鞋是否穿錯腳,端起了盥洗用具往浴室裏衝;畢竟時間在此是真的很寶貴的。
 
    早點名之後,除了兩員的打飯工差外,值星班長帶著我們繞著成功嶺的大廣場,進行跑步訓練。聽班長說,中心只跑三千,要是下了部隊可都要跑到五千呢,要我們無論如何一定都要好好的緞練。班長的話,我可是有銘記在心,可是跑步本來就不是我的強項,加上專五忙著在研究室做專題,缺少時間做運動;不僅體能變差了,連帶的身上也長出了不少的贅肉,所以才跑不到一千公尺我就氣喘噓噓的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用完餐,跟著部隊出餐廳到一旁事先準備好的筒子裏洗餐盤,可是說實在的,一堆人擠在一起,要搶一塊菜瓜布來用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ㄟ,這塊給你用啦,趕快洗一洗,我們還要趕去盥洗呢」我轉頭一看,原來是我的鄰兵林奇峰,家住三重,自稱綽號為「小毛」。聽見他的叮嚀,我滿懷感謝的接過他手上的菜瓜布;也開始感覺到,或許能在服兵役這段期間,交到幾個好朋友也說不定。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這裏是不需要以前在公所大禮堂的體檢一樣,必須脫光到只剩下一條內褲。我想在此的程序是為了記錄現在的身體狀況,像是體重有沒有超重,或是聽力、精神狀況有無異常等,以做為是否達到判退的依據,以免有些不適任的人,會影響軍中的部隊生活。我跟著前面的弟兄,一關關的通過體檢站,量測的人,大多都是在衛生連服務的弟兄,說坦白的他們都是有醫學背景的,但不見的是醫官,而真正的醫官呢,ㄚ知,也許都躲起來喝茶的吧。
 
    「站上來,兩腳靠攏,挺胸..」負責測量身高體重班長吩咐著。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軍用卡車一次可以載下不少的人,聽車上壓車的班長說,這幾天光是接訓我們這梯的大專兵,他們就出車了很多次,一旁愛說話的弟兄,在班長說完後,又緊接著問:
 
              「班長,成功嶺操不操呀,要不要每天跑五千呀」未待班長回話,那天兵又馬上追問。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等待的時間總是痛苦的,但「時間」這傢伙有個好處,也許你正為愛受盡折磨,或著是考上了第一自願而雀躍不已;但它不會因為你此刻的心情喜悲就停下了腳步來等你,該來的,它就一定會來到。雖說,從接到兵單到依約出發到台北火車站集體到成功嶺的時間,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但卻讓我有著一年之久的感覺;不過好在營區是在熟悉的成功嶺,這讓我對於茫而不知的未來,有著稍許安心的感覺。
 
  報到的時間是十月三日早上的七點半,在台北車站的南三門。老爸會親自送我到火車站去坐車,不曉得是男人的矜持,或著是老爸認為這是男生畢經的路程,所以一路坐著機車的我們,並沒有太多的交談,而我也只是呆呆的望著沿路的風景;這些曾經熟悉的一草一物,會不會在我新訓完就變了樣;我看我是想太多了。不過腦海中倒是浮現起媽媽在我臨行前,站在樓梯跟我道別的樣子,我想,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吧,辛辛苦苦的把孩子拉拔大,今天終於要去面對讓這孩子學習獨立的一面;該說不捨得孩子吃苦嗎?也許是吧。但,也或許是見到孩子終於可以獨當一面;第一次真正脫離父母的保護,認真的去面對屬於他自己的人生。這種矛盾與雜陳,我想只有身為父母的人才懂。就在回想之際,我們已經來到了台北車站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炎熱的夏季,說實在的除了躲在冷氣房裏,好像那都不能去,除了剛考完的那半個月,還稍微有精實一下,到書局看了些專業書籍,或是到光華商場去逛逛,剩下的時間,除了有時後到爸爸的工地去幫幫忙外,我不是在家打電動,就是在家睡覺,本想去打工,可是又怕一但把證書交出去後,會馬上接到兵單,這對老板就不好交待了,也只好在家繼續當的米蟲。
 
但安穩的日子過久了,也會有出現狀況的一天。在剛過八月的一個下午,離高考放榜還剩不到一個禮拜,在家中突然聽到一聲按鈴聲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過了五月,又是鳳凰花開的季節,許多學校的畢業典禮大多都選在這個時刻舉行,在各個校園裏似乎都彌漫著畢業學子即將離開學校的興奮,也隱約帶了些許感傷

      在華夏工專的歲月裏,說起來還挺長的,一堆小男生在此成長,如今將蛻變成大男生離校而去,有人選擇繼續攻讀插大或二技,有人選擇先去當兵,但看到今年甫從菜鳥的學弟妹升格為二年級生時,卻有著恍如看到五年前剛踏入校園的我們般的錯覺,一切都讓人覺得有如昨日才發生般的清晰,但實際上我們卻是即將展翅離去。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