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199511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說下午『打茫』了半天,但搬油桶的疲累所造成手臂的乳酸堆積,還是在抬餐桶時感覺有那麼些的不適。再加上因為下午吃了些零食肚子有點飽,所以晚餐也就沒什麼胃口,胡亂的趴些飯菜,等值星官宣佈每天晚點前,部隊交辦的事情。眼睛喵向長官桌,連長不知道在跟士官長交代些什麼,只看到擔任值星的士官長點點頭,隨即站起來宣佈事情:

 

「注意!等一下八點連集合場集合…..陳英助,在部隊集合完畢前,要安官先開槍櫃……」士官長一邊交待部隊集合的時間,一邊要求擔任軍械士的陳英助班長,在部隊集合前就要把槍櫃鎖給先打開。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以為早上幸運的逃過一次訓練,下午可得免不了得入列在訓練,結果午查一醒來,只聽到值星官要求十名上師部搬運油桶的工差,二話不說的,當然是一個箭部的就舉手答「右」的往前站。

 

「ㄟㄟ!卡自愛一點ㄚ,又要去亢了呀!(『亢』在台語是代表躲起來的意思)」身後傳來許多老鳥不滿的叫囂聲。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沿著副連長室後頭的山坡路走去,意外的發現別有洞天。後頭有幾間漆有迷彩圖樣的矮平房,或許就是冠彬班長所指的「連辦公室」或「電腦室」的所在地吧。略顯殘破的建築物外觀,印證了前線資源補給不全,以及戰地為求掩蔽,而鮮少粉刷的意境吧。

 

才剛走進沒多多久,就傳來那一陣陣熟悉的鍵盤聲,這倒讓我省去尋覓電腦室所在的時間。只不過,要真的說它是間電腦室,其實充其量,倒像是一間,牆壁貼著磁磚,如今卻是殘破荒廢的舊浴室;只不過,少了那衛浴設備後,換來的只是一台電腦主機,以及那看似年代久遠的EPSON點陣式印表機吧。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晨,早點名時,值星官旁站了一個到部兩個禮拜多來,從未看過的新面孔。身型微胖,帶點稚氣的臉孔,見他不時與一旁的鄧士官長低頭的咬著耳朵,我不禁懷疑,他就是大家口耳相傳的恐怖人士「上士」。只是,看著他的模樣,不算高、圓滾滾的身材,怎麼樣,都很人很難將他是一個部隊裏的魔鬼士官長的身份連在一起。不管怎麼樣,在沒搞清楚他的身份前,眼睛記得放亮點就是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遙指部」大概是軍中指管通勤裏,最迅速確實的一個單位吧;昨天章民離開連上前,才透露可能個把月後要下基地的訊息,今天連上就開始有了一些消息傳出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早點名之後,章民被參一班長給叫了過去,並一起進了連長室;平日幾個同梯的,總會走在崎嶇的戰備道上,一起到伙房裏當抬飯工差,但在章民給叫了過去後,一行人顯的落莫了些。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雖說,到部近兩個禮拜了。除了公差勤務、專業訓練外,日子過的疲乏,但也算單純。每晚的體能訓練是一種酷行外,最不能忍受的,還是老鳥們最愛假借以「管教服從」的名意,以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安插在我們之上,好讓我們屈下服從他們的淫威。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曉得是各排的排長都休假去,或著是壓根就是空缺,下部隊都快兩個禮拜了,除了知道有一個屆退的老排,吃飯才看的到人外,好像就沒看過除了連長、輔導長外的任何一個軍官了。聽學長們說,副連長返台休假,變態上士返台受訓;所以整個連隊能背值星的值星官,就只剩下有線排的排附---鄧士官長一個人了,真的是有夠苦海的。

 

從部隊裏的遙指中心得到的訊息是;鄧士官長,士校畢業,到通信連有兩年了,預計明年退伍。或許跟他平常做事的低調態度一樣,所以連隊上對他的消息也不多。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嗶…嗶…嗶…」幾個菜鳥窩在寢室裏談天說地的,也不知過了多久,屋外突然傳來值星班長的集合哨音。

 

「幹,是嘞嗶啥小啦…」幾個洞幾梯的老班長們,大概是放假喝了些酒,正半躺在床鋪上;嘴裏一邊咕噥著,一邊老不情願的走向連集合場。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計程車在前埔字樣的路牌前停下。我們幾個很認份的,將事前就先湊好車費遞給司機。這似乎是對「老鳥」的一種禮遇,但事實來說,這算是一種不公平的欺侮。尤其是面對這一個大我們每幾梯的資淺士官,瞧他拔扈的模樣,還真叫人生氣。 

       循著早上走下來的戰備道返回連上。原本空蕩的連集合場,此時已經擠滿了人群;原來是架好了球網,兩方人馬正捉對的進行一場排球賽。在換下了草綠服後,跟幾個同梯的也坐在一旁的石階上,「欣賞」這些老鳥們接球的美技;說真的,還真的是不怎麼樣嘞,畢竟之前在學校時,跟著班上的同學,幾乎每節下課,都會往科館前的排球場報到,雖不像是同學們能夠高高躍起殺球,但至少接個發球的基本動作,絕對是沒問題的。就在回想過往時,冷不防的一顆球往我這邊竄來,一旁還傳來不知誰的喊叫聲:          

       「閃開點,別擋住我接球」球場傳來大聲的呼叫聲。只是,話似乎來的慢些;我兩手一併很自然的就半蹲著將球打回場中央,留下的是一臉仰著頭找球的聰誕學長滿臉的錯鄂。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算一算從「525」軍艦下船後,一直到分發部隊的日子中,除了在參一學長將我們從幹訓班帶回連隊的途中,曾去過小店歇息一回外,其他的時間,大概就一直都在幹部的銳利眼光下渡日吧。終於,在熬過兩個禮拜後,可以到外頭去透透氣了。 

        在金門防區,士官兵的休假,不像是台灣本島,大家固定都休禮拜天,而是各師有不同的休假時間。一是說,全島的官兵要是同時休假,就沒有人做戰備準備了,另一是說,金門並不大,要是大家同時都休假,肯定會擠的水洩不通。南雄師的休假日,是排在禮拜三;上一個禮拜三,因為剛到部兩天,連長為了讓幾個菜鳥多「熟悉」一下連隊的環境,所以下令在營休假。而在熬了一個禮拜之後,在連長的核可下,我們可以從早上九點一直休到下午的五點,只不過,按往例,值星官都會提前半小時收假,好能夠順利的在五點整時掌握到部隊。所以這近八小時的休假時見,跟本島的回家過夜,就有如天壤地別之差。但能脫離部隊的掌控,還是讓我們幾個菜鳥高興了許久。 

       「南雄師」,的確是屬於防區中的機械化師,但並不是只有南雄師有戰車單位,友軍的金東師也有,只不過南雄師的戰車群。戰車數量遠比其他師來的多,所以才會稱為機械化師。南雄師的命名,主要是因位在金門南部的駐地-南雄,所命名的。而這離我們今天休假地點「山外」,相當的近,也自然是成為我們在金第一次休假的第一選擇囉。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來到連隊的前幾天生活,該真的像是班長們說的蜜月期。雖然得面對各種的嘲諷或耳語,每晚的體能訓練也都讓我吃不消,但大體來說,咬著牙還是可以撐的過去,日子並不算太難熬。但一個來自突來的命令,卻是讓我不的不面臨下部隊以來最殘酷的考驗。
 
當過兵的人都知道,部隊裏的連集合場,是部隊的運作中心,也是平日的操課地點。而自然的那擾人的被覆線接續,也自當是在這進行。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通信連裏想要被人尊重,只有兩項。一個是「專業技能」,另一個是「體能」。只要你能在這兩項之一拔的一樣頭籌,在連隊裏不管資深與資淺,就不敢小看你。這遠比你的軍階是不是士官或是待退上兵都來的重要。
 
在連隊裏,想證明專業能力,除了排長或是排組裏的資深士官給與肯定外,參加金防部舉辦的通信士官班就成為另一項最直接的考核方法。只要你能在結訓前拿到全班的前幾名,就會在連辦公室外頭的公佈欄中,看到防區公告名次。而透過口耳相傳,知名度很快的就會在連隊裏打開。以各排組的專業來算;有線排有「架設士官班」,無線排有「報務士官班」,文電排則是不定期的有「通作士官班」,而多波道則是因為多波道機只有在台灣受訓,所以只有通校選出來的校訓預士,在金門並沒有自訓的機會。只不過防區在通信兵基地,每年只提供兩個梯次的防區自訓機會,所以不是想去的人就一定能參加。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昨晚以為被排值星狠K了一頓後,在晚點名後肯定會不好過。結果運氣還不錯的是,承蒙輔導長的召見,在輔導長室裏聽輔導長的諄諄教誨,一直到臨寢前的十點左右才結束。臨走前還教待了安全士官,轉達他的意思給值星官;要求新兵到步的生活務必正常,不得有任何不當管教的情事發生。這也讓我們幸運的逃過了一劫。只不過一直到躺在上鋪就寢時,我們那全身沾滿汗臭與泥巴的身軀,都未能好好的洗個澡。但一天來的疲累倒也讓我一下子就沉入夢中。 
 
有線排的編組任務應該是全連中最硬的吧。從連橫隊的排列中,可以明顯的看出有線排裏多的是一般兵,而排在左側的無線排則看起來多了些書卷器的大專生。當然啦,也有人這麼說;不管你原本書讀的多高,下部隊一久,你一定也會染上軍中的一些惡習,像是抽煙、說髒話或是摸魚打混等。就看你跟部隊生活有多麼習習相關。不過,也有些業務士可以利用作業的時間,暫時脫離步隊的掌握,進而擁有片刻的自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就像是擁有台大心理系學歷的參一班長,就是箇中的一個好例子。不過依現在只是個有線電的二兵,我還是皮繃緊一點,什麼事都別想太多,日子或許會好過些吧。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喂!!你們幾個趕緊上846去,排仔要你上去….」安全士官從安官桌旁的窗戶探出頭來,對我們幾個菜鳥喊叫著。在得到班長們的認可後,我們幾個人很規矩的排成兩排,自動的往餐廳方向移動。入冬的金門是寒冷的,即便是身穿了離開中心前甫撥發下來的夾克,卻依然讓人有種冷風刺骨的感覺。跟著幾個同梯的腳步,踏在那不大好走的戰備道上,但與心裏的忐忑相比,腳下的崎嶇,也都算不了什麼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或許在等待撥兵的時後,並沒有太多的任務壓力吧,班長們所承受的負擔相對的也比較小了。在閒暇之餘,開始會跟我們聊一些以前學校的事,以及金門的點滴。畢竟在卸下階級後,大家也不過都是一些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的新鮮人罷了,誰也沒有必要去為難誰,而且保留一絲的情份,或許那天退了伍在路上偶遇,都還能夠彼此關心,或是在職場上相互提攜呢。

         趁著上莒光原地的無聊時間,看了看自己在剛來金門,穿著繡有南雄師三角形象徵的草綠服,所拍的照片。竟發現在離開中心到這邊短短的半個月裏,我的臉竟瘦削了許多,由其是兩頰在光影的照射下,還出現了些許的黑影呢。這跟我在畢業前,特別去拍攝的大頭照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也是讓從小被嘲笑是「肥豬」、「胖子」的我,頭一次感覺自己不再是屬於「大棵仔」的族群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如往日般,在安全士官的催促下起床。金門冷冽的寒風,真的讓人冷的實在受不了。跟著受訓的士官隊一起早點名,看著他們一臉准士官的精神抖擻,相形之下,我們就像是剛戰敗的流亡士兵,對未來的一切,顯的迷罔。

         來幹訓班的日子,已經第三天了,前幾天又是看電影,又是看電視的生活,真的讓人不免忘卻了還要等著下部隊的這檔事。但士官隊受訓的學生,每天在教室外的操場上,又是跑步,又是五百障礙的挑戰,還是像父母停不住的嘮叨,時時刻刻的提醒了自己是新兵的身份。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卡車駛過一片名為「太湖」的湖泊時,道路的一旁,有著一個班隊,正在值星班長的帶領下,一邊答數,一邊跑著步呢,只是正當我納悶,為什麼帶隊的班長,身上背的彩帶是「綠色」,而不是「紅色」,或是「三色值星帶」時,車子,已經緩緩的駛進了一個名為「幹訓班」的營區了。

         「......幹部訓練班」,在略險斑駁的字體中,我還是讀出這是一個受訓的單位,而這當我們聽從押車班長的指示下車時,可以聽到,一旁有一堆人正賣力的在跑著「五百障礙」呢。我的媽呀,才剛到金門的第一天,就讓我看到如此吃力的訓練,那接下來的日子,我還熬的過去嗎,我不由的在心中擔心了起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不知船開了多久,在一陣陣船舶的搖晃中醒了過來。按了手表的夜光鈕,已經是早上的五點多了,沒想到昨晚的昏睡,竟讓我一睡就是八個多小時,而昨晚含在口中的薑糖,少了唾液的溶解,竟還停留在我的嘴裏,好在我沒有噎死,要不,我可能要成為第一位因為吃糖意外致死的國軍弟兄吧。

         探了探頭,看看底下的庭唯是否還在睡,但卻是找不到人影,慢慢的爬下了床架,一不小心差點踩到一坨不知是誰吐出來的嘔吐物,真的是他媽的有夠惡心的。在昏暗的光線照明,以及船隻不停的搖晃下,我重心不穩的來到了洗手間,看到那小便斗中以及滿地的嘔吐物,我只能匆忙的將小便以拋物線的角度,遠遠的射進小便斗中;其實,壓根不需要這樣的費力,因為便斗中的嘔吐物及尿早以溢了出來了呢。離開所謂的洗手間後,費力的爬上甲板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當我費力的爬上甲板時,才發現甲板不知什麼時後已經湧上了不少的人群。在人群中,在參雜的話語中,可以聽的出,船似乎已經來到金門的外海了,其中,也有的人說,大概再三個多小時就會進金門的料羅灣了呢。總之,隨著天色漸亮,遠方的確隱約的可以看到了一片陸地,而不再是一片汪洋的大海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天的面會,很快的就結束了,在上級的安排下,我們背起了背包,搭上軍卡,最後來到了位在左營軍港的碼頭。雖說是一大早起床,可是實際登船卻是在快接近中午的十一點。在安排之下,大夥馱著背包,緩步的登上了這外頭漆著「525」的運輸艦。這是頭一回登上軍艦,只不過以我們的等級,只能一路拾級而下,來到位在船底的士兵艙。看著手上的船票,很簡單的寫了個「強」字,好不容易終於在所謂的「強艙」入口處,找到了屬於我的床位。此時離我上船的那一刻算起,也已經是半小時後的事了。
 
說到床位,那還真的是慘不忍睹,如果說成功嶺的寢室是高級住宅區,那這裏準是貧民窟,比在前送營區,那破爛的床板還來的差。其實,根本就是一人一個搖床嘛。而且在低下的高度裏,還必須擺上「上」、「中」、「下」三個鋪位,如果人躺上去,大概一不小心,鼻尖就會碰到上鋪的熱屁股了;不過,好在我睡的是上鋪,算是不幸中,還稱的上幸運的一件事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