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1995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從接受副師長的召見後,心裏就不斷有著改分配到別排組或是送報務士官訓的期待;但不曉得是連長故意在長官前敷衍了事,還是為了考驗我的耐心,即便隔了一個多禮拜,仍不見任何的安排。只不過,我現在不大跟著部隊行動,通常在操課前,安官或著是內衛兵,就會下達副連長的命令,要我到副連長室報到,接下來可能又是一整天的教案打字,或著是各項基前訓的訓練整備。這樣的事,當然令排組裏許多老兵恨的牙癢癢的,甚至是投訴到連長那裏去,所以有一次連長遇到我時,竟說了這麼一句話:

  
「偶爾還是跟一下部隊,要不人家都會說閒話的唷…..」不過連長說這話時,不慍不火,甚至是臉上還帶了些詭異的笑容,這下子還真是搞不懂連長的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膏藥,不過他話說的大聲,也不曉得是不是刻意的說給在隔壁副連長室裏的副連長聽,要副連長有空得放我去操操課。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服從」是軍人的天職,這打從中心開始,班長們大呼小叫的貶低我們的人格,降低個人的自我意識,目的也是希望來服役的役男,能夠將自己融入連隊的生活中,以團體的運作,長官的命令為必完成的任務,好達成軍人的使命。

只是,要我認命的完成工差勤務,我倒也沒什麼怨言,但是對於登高板的專業訓練,說什麼的,總覺得自己不是塊料,也不想因為當兵,一不小心就失了性命。所以即便班長的大聲斥責與怒吼,在訓練近四個禮拜後,我仍是處在登一板的地位,即便是漢堡操也跳了,青蛙蹲也做了,班長們似乎也拿我沒辦法。不過,他們從不會去探討新兵對專業的適性,反倒是認為我只要一有機會,就會躲去當電腦工差的行為,是刻意的在逃避訓練,而顯得憤怒。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晚點名後,背值星帶的中正班長,把我們幾個菜鳥集合了起來:

「你們從今天開始站衛勤!自己找時間去看看是排幾點的,內衛叫你們起床時,可別脫哨ㄚ……」值星班長像是在唸教條似的,一項項的叮嚀著我們。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上的老排---陳排,退伍了。就如布袋戲的藏鏡人一樣,不僅平日見不到他的蹤影外,就連退伍的日子,聽說也是一大早跟連長報備過後,就自顧的背著收拾好的行李,上師部報到搭船返台去了。不過,說真的有沒有他,連上的幹部應該也沒差,畢竟到部三個禮拜來,陳排不僅沒跟過部隊,就連三餐也沒跟大伙吃,頂多在晚點名時偶爾出來晃一下之外,幾乎沒見這人的蹤影,真的是給他有夠誇張

不過,陳排的離開,對連上的幹部而言,未嚐不是件好事!因為,按陸兵員額撥補的慣例,每個連隊都必須維持一定的軍官人數,以落實部隊軍官掌管教育命令,士官負責落實士兵的訓練政策。所以,在目前連隊只有主官管三名軍官之外,沒有排級軍官的空缺,勢必很快的就會有新排長的撥補報到。我的推測是正確的,因為陳排前腳剛走後,新任的高排在中午用過餐後,隨即到部報到。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或許該算是兵運不錯,自從被副連長找去出電腦工差開始,爾後就不斷的接獲副連長的指示,替他跑跑腿,打打字等,衍然像是個副連長傳令似的,這樣的行徑或許對我來說是很爽快的,卻同時讓許多老鳥對我很不滿,覺得我這兵很不自愛,老是想窩起來似的。所以只要一有機會操課,就特別想整整我,或著對我說出很多不堪揶揄的話來。

 

           「怎麼,上不去喔!再不上去就試試看!」某一天的下午,或許看我磨了快三個禮拜,連個第一桿都上得零零落落,中正班長忍不住的拋下難聽的話。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