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199601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夜行軍人員帶的疲憊的身軀回到連上時,部隊似乎才剛吹起起床號,寢室裡的人員各個帶著睡眼惺忪的表情,慢慢的步出寢室,準備聽哨音集合。

跟著我們熬了一晚的值星官---高排,先行下達了命令讓夜行軍人員繳清彈藥槍械;儘管兩眼佈滿著血絲,卻還得馬上接手掌握整個部隊的情況,跟著我們這些有早餐可以吃、可以補休到十二點的菜鳥相比,當下頭一遭覺得,原來在軍中也有當兵比當官還要幸福的時候呀。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九點時刻一到,一行約三十幾個人分乘三部悍馬車,浩浩蕩蕩地離開師部,但不曉得是天氣冷還是任務需要,以往總會掀開的後車斗布幕,此刻是蓋了起來,所以除了車內此起彼落的聊天聲,外頭的道路景象是整個一無所知。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一月份初到金門幹訓班時,只覺得夜晚氣溫一下子下降許多,讓人忍不住的直打哆嗦。但沒想到當一月節氣入了「大寒」以後,常常一大早起床,地面結起了層層白霜,就連晚上站哨時,即使穿起抗凍的防寒大衣,但寒氣卻仍像是可以穿透般的滲入體內,不僅讓人覺得冷,更會凍到發疼,這才深深的體會,原來人家常說的「寒風刺骨」,竟是這麼的讓人如此難耐!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軍中的日子,除了基本訓練、公差勤務外,生活有時是帶了點的乏味與無奈,就像是每天的早點名與晚點名一樣,千篇一律唱的不是「陸軍軍歌」,要不就是「我愛中華」,真想如果哪天改唱個張學友的「吻別」,這會不會讓原本睡眼惺忪的阿兵哥,一下子整個清醒過來,當然,想也是不可能的。

是說,向來無趣的早點名,今晨卻有點意外的起了個波折。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話說因為看病後到山外買豆花一事,差點在部隊鬧得沸沸揚揚的外,這些日子來,一直很讓我掛心的是,入伍服役都已經三個多月了,但軍餉沒有上線一事,卻始終沒有下文。

當初在成功嶺中心時,連上負責行政的班長,就曾要我們繳交郵局存摺的影本,說是要幫我辦理軍餉匯撥使用,但當時我沒有郵局的戶頭,是一直等到結訓前的放假,才趕緊親自到郵局申辦,結果趁著部隊分發前,把相關資料繳給行政班長,但不曉得是不是已經誤了程序,還是撥兵在即,只記得當時班長曾提醒,如果到部隊後,戶頭裡還沒看到軍餉的話,得記得再跟連上的長官說一聲。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到這謝排也真的挺上道的,除了自己付了到山外的計程車錢不說,回程時還特別買了個三色豆花請我吃,敢情是要封住我的這張嘴?是說,我哪趕洩他的底呀!除了吃人的嘴軟不說,接下來,這位到部尚不滿一個星期的排長口中說出的話,才真叫人驚奇的:

    
「你是無線排的吧!那你的運氣挺不錯的!下禮拜起呀,我就會正式接無線排的排長了!跟著我,好好幹!我絕對不會虧待自己人…..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部隊的生活其實就像是心跳變化般的,不論你前一刻從事的活動是甚麼?只要你跟上連上的作息,你的生活模式很快地就又會回到起床吃早餐---操課吃午餐操課---吃晚餐做體能---晚點名---就寢的規律節奏中。就像是我們這群菜鳥從三考部回來後,隨即融入部隊全體的運作般的,儘管仍然懷念著那沒有學長在後頭鬼叫的支援生活,但部隊裡除了操課的辛勞外,那多如牛毛的公差勤務,著實讓人忙得很難再多想些甚麼。

 

內衛兵很準時的在六點半來排組寢室「叫床」。儘管雙手仍揉著惺忪的睡眼,但對於我們這幾個菜鳥來說,除了整理自己的棉被、寢具不說外,還得趁著學長們在床上擺出貴妃慵懶的睡姿時,先到廁所灑泡尿、刷牙洗臉,然後在趕緊的跑回寢室,對四周的環境進行打掃整理,舉凡像是學長半夜丟在地上的飲料罐,或是一旁吸菸區的菸蒂,最扯的莫過於寢室後方的垃圾桶旁,總有些人半夜懶得走路去廁所,所以乾脆趁月黑無人之際在這地方撒上一泡尿,這時就得趁學長們還沒來這吞雲吐霧前,先到上一層厚厚的沙土,好掩蓋那像似不為人知的跡證,但說真的,不管怎麼樣,那阿摩尼亞的臭味,我想沒個一兩天是不會完全消失的。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如往常的,早上五點左右,支援的人就整裝出發到外頭集合去了。啟宏可能覺得昨晚跟我分享被子有點不好意思,所以特別幫我拿了一份早餐進來給我後,隨即又出門去集合了。

聽著外頭的說話聲夾雜著引擎聲浪,我其實是一直處在半夢半醒的狀態,直到整個聲響都消失後,才又不知不覺得入睡,等到完全清醒後,已經是八點時刻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碰!碰!碰!」一陣急促的敲擊聲,劃破了寧靜的清晨。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依高排的經驗來看,新到的陳排應該很快的就會接值星的位置,但事實上看起來沒有。因為在星期三的師部例行休假結束後的隔一天早上,值星官就由高排變成上士了,而值星班長也從文電排改為自個排組裏的黑臉班長童宗明來接替。

 

「注意….我跟你們說,尤其是老鳥們!平日嘻嘻哈哈慣了,我也沒什麼意見!但從現在開始我接值星,該什麼樣的態度就給我拿出來….至於新進弟兄,要下基地了,專長訓練練給我好好的加強,體能、刺槍術,這都是普測的標準項目,誰要給我「拉賽」,拉下連上的分數,到時大家就難看….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得剛到連上沒多久就聽到連隊要進基地的消息了,但確實要下基地的時間卻又一直沒個譜,只知道時間大概是農曆年前後的事,但說歸說,光看連上的軍官除了連長、副連長、輔導長三個主官管外,就只有一個軟弱的高排,外加兩個排附,另外就每天早上早點名出席的士官兵,有時誇張到只有六十名不到,以這樣的連隊人數,怎麼看都不大像是一個準備好基地訓練的人員編制。但從早上早點名時連長正式宣佈進基地的正確時間後,連隊的氣氛開始有了不一樣的轉換。

  
「注意!師部這邊已經確認,連隊預定於二月十五號進基地,時間是八個週,也差不多就是兩個月!期間部隊全面禁假,所以到假想返台的人,趕緊跟參一登記,要不就等出基地後再休假!」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起我們這39梯也算是可憐,因為照理來說今年度的大專兵是從35T開始,所以連上的工差勤務理應該由這些大專
菜鳥來相互分配,可是偏偏這些傢伙超好運的,一到連上沒多久就被連長發配受訓去,所以真正留在連上能幫的上忙的就只剩下我們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嚴格來說,無線排的勤務是操報務台以及話務台,而多波道排則是操作大型的多波道機,負責與更高層的單位溝通。但隨著軍中編制的裁減,以及部隊間的駐地縮小,所以各友軍多是以通信機「77」,或是有線電話做連繫,真的使用到多波道機的,可能只有隸屬金防部最高的通信單位「七八0」才有吧。所以連上就單純的把話務台的部份由多波道排來執行,而無線排則是負責兩個報務台,一個是上層防部通信的「對上台」,一個是對師下級單位的「對下台」。

報台的位置位在師部的坑道中,裏頭有前述的報台、話台外,還有一個有線單位的「總機」,這是有線排的工作。而這些執勤人員這是二十四小時輪兩班制,不間斷的收發師部對內外的通信工作,所以每當我們這些菜鳥送早餐到電台時,就可以看到一群人撐著快睡着的眼神發呆,當然也有不少人乾脆就是閉上眼睛睡了起來。反正師長沒查勤,只要不出事,長眼一點,大家也都相安無事嘛。但說實在我也不得不佩服這些班長們的值勤能力,幾次中午扛著餐盒到電台時,恰好遇到防部上層發了許多電文,這時就會看到他們認真的執行任務,有時一忙起來,可能飯菜都擱涼了也不見有空停下來吃午餐。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前剛到連上時,雖從參一班長的口中得知,通信連一共分為「有線排」、「無線排」、「文電排」、「多波道」以及一個「連部」,但在一段時間的新兵基礎訓練後,除了知道有線排是負責架被覆線,無線排是敲「摩爾斯」電碼外,其他單位倒底是在幹什麼的,還真的是搞不清楚。是一直到後來幫著副連長打基地的教案時,以及藉著弟兄們的口語傳遞,才概略的了解連上勤務的內容。

對照這些專責的勤務,意外的發現裏頭執機的人員,大多都是來自於台灣校訓單位。像是文電排有負責翻譯密碼的「譯電士」、多波道排就有執多波道機的「話務士」,僅管連上的電台裏並沒有這樣的機器,但電台中的「空援台」、「防情台」,仍舊是以校訓結業的校訓預士做為首要的執機人選。而「HI-FI」就是以這樣的背景來到連上的。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軍中的伙食好嗎?老實說我覺得不壞!三餐都有四菜一湯,份量也都比成功嶺的膳食還來的多,飯也幾乎是讓你吃到撐,除非像是雞腿、雞翅等餐點是算人頭採買的外,大多的菜色都會在用餐後還是留下些許的剩菜,這從我們幾個菜鳥吃力的抬著廚餘上伙房就可見一番。

但也不曉得是消化的快還是挑嘴,常會在下午四點多的時後,或著是晚上十一點就寢後,常會見當資深的學長們找人當公差去小路拿外送的食物,像是雞排、飲料、麵包什麼的,但要最奇特的莫過是來金門才聽說過的「炒泡麵」,而這東西要不是幫忙跑幾趟腿,親眼見著學長們打開熱騰騰的便當蓋大快垛顗,聞著陣陣撲鼻的香味,要不可能都只聞其名,不見其實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部隊的作息裏,每個禮拜四上午是「莒光日」,這是軍隊灌輸軍人政治作戰教育的日子,說穿了就是對弟兄們進行洗腦,好讓弟兄們知道「為何而戰」,但對於菜鳥的我們來說,除了可以看看節目中穿插的娛樂節目,像是軍中情人的報導什麼的,最重要的是一整個早上不用操課,可以安安心心的坐在板凳上享受著難得的悠閒時光。

 

一大早剛戰完六-八的南雄哨,今天剛好是參一班長輪值安官,所以他在上哨的安官把我們從哨所帶回連上時,對我囑咐了幾句話: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排如大家事前的預期般,從禮拜天的休假完畢後開始接起連上的值星官。只是搭配的文電排的值星班長,好像看起來也是個斯文派的,集合部隊喊起口令都像是在帶小學生似的,幾個排組裏的老班長們,都在底下的等著看好戲,更戲謔的笑說,文電排乾脆改名為「乖乖排」好了。

就像是晚餐前的集合,明明值星官就站在一旁,值星班長集合部隊的同時,有線排的蔡財利、蔡鴻斌等幾個洞幾梯的,硬是蹲在排組的最後排,還不停的嘻笑說話著,聲音更是幾乎大過值星班長要求回報排組的人員狀況回報,甚至是讓人覺得這根本是惡意的挑釁。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