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199602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等了十多分鐘,看著一旁的弟兄,一個個從商家探頭探腦地離開,我跟順得趕緊三步併成兩步地走出店外,一是收假的時間已經快到了,二是得趕緊看看啟宏的狀況,要是真的被憲兵逮到,憲兵隨隨便便都可以在你的身上找出幾個缺失,記上一個違紀,要真是如此,除了啟宏會完蛋,連帶我們兩個也會吃不完兜著走。

拐了個彎,小心翼翼的檢查提款機前方的狀況,別說沒看到啟宏,原本長長的人潮,現在也是一整個空無一人。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門的冬天是寒冷的,尤其是我們這些遠在異鄉的遊子,當別的單位可以歡歡喜喜地從各個崗位回到家鄉過年時,我們卻只能在基地留守,真的能伴著我們的,除了身旁這些同梯弟兄,最多的,大概就是漆黑夜空中的繁星,以及隨著海風搖曳的木麻黃。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前幾天,連長急忙地集合了連上的幹部後,部隊的作息有了甚麼樣的變化嗎?大體來說並沒有!但是部隊裡卻有著一種說不上來的詭譎氣氛。打個比方,以往上士帶部隊的態度,儘管兇歸兇!但卻也總會在課後間,跟著大夥打鬧一遍。要不像是呂排,雖說做事習慣一板一眼的,但最近對阿兵哥的動作要求,卻幾近龜毛,稍微有個差錯,就會加強訓練。在弟兄間有兩個傳說,一說是在兩個禮拜不到就要普測,所以幹部奉連長的命令,對於基本體能戰技要求的緊些。但另外一說,是對岸的中國大陸,接連的幾個月,在海峽中線進行導彈試射,雖然美國派了艘「尼米茲」航艦在海線中線附近巡曳,維護著台海的安全,但位在海峽中線另一邊的金門,說不準,哪一天會不會意外成為戰爭發動的最前線!儘管幹部們沒有出面澄清謠言,這種種不安的揣測,卻是已經悄悄的在弟兄們的心理發芽著!


就拿今天來說,明明表定的訓練是「刺槍術」,但是昨晚九點開始,待在電腦室裡忙著幫副連長敲著「五段式作戰命令」計畫的我,就一直聽到一旁的軍械室,不斷的有人員進進出出,甚至在交談間還傳著:

文章標籤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果然,回到廚房時,那個混蛋啟宏早就不見蛋了,整個廚房裡只剩下余茂林班長一人,他看到我突然跑進來,有點困惑地說: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基地寢室的幾個夜晚其實不大好睡,這其實都該怪我自己因為常常晚餐後又跑去電腦室加班,在倉促之餘沒能好好地把床鋪整理乾淨,所以像是是床板、床單上都還佈滿著不知陳年多久的細沙。或躺、或臥,整夜翻來覆去、好不容等到半夜得以酣然入眠之際,又常冷不防的被內衛兵給叫醒,準備起床站我這在基地的第一班「五-七」衛哨勤務。

基地裡的衛哨勤務是遠比在師部來的單純許多,沒有師部坑道【南雄】、【虎嘯】往來進出的軍官幕僚,也不用擔心夜裡會有查哨官來督導口令,純粹的大門的雙哨勤務,讓遠本就顯得寂靜的夜裡,冷不防就讓人直想打起瞌睡。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敲了一個下午的鍵盤,總算把「有線電架設」的教戰演練給完成,聽著印表機針頭「喀喫…喀喫」的作響,等著印表機打印完成後,好拿去給副連長修訂校驗。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倒完廢油,本以為要再次把油桶滾回伙房,沒想到學長竟要我們再把油桶滾遠一點,甚至是藏到人看不到的地方最好,這樣舉動頗有毀屍滅跡的模樣,反正不用再把一個龐然大物給弄回去,大伙也圖個輕鬆!

幾個人走回餐廳時,果不其然,部隊早已經進入餐廳裡用餐。嘉聯學長大概怕我們幾個人再晚一點就會沒有午餐可以吃,所以要我們趕緊先回寢室拿碗筷,好可以跟上部隊吃午飯。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部隊從師部大門出發後,一遇到黃海路隨即右轉往山外的方向前進,這是我們相當熟悉的一條路,畢竟每回休假時,總會從這裡先經過「下庄」,然後到「南雄醫院」、【迎賓館】,最後才到山外車站。只不過像今天這樣全連一起背槍大步前進,這倒是抵金後的頭一遭。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昨晚,整連可說是一整夜沒睡!因為部隊今天要正式進駐位在新塘的「通信兵基地」,所以連上大大小小都忙著裝備的整備。像是伙房的柴油、米鹽必須先行利用五噸半的軍卡先載往基地,軍械士得忙著點交有多少槍彈須留在連上,交由留守人員來管理。總之各項裝備管理人得在離開連上前,先把自己經手的裝備交接屬實,以免哪天離開基地回連上時,庫房裏的東西掉了哪些東西都不曉得。至於一般人員除了忙著出公差不說,光是要把自己寢室裏想要的東西給塞進「黃埔大被包」裏,那大概就是幾乎要比登天還難的事了吧!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部隊從兩個禮拜前進入基前整訓後,整個部隊的操課節奏,就一直圍繞在普測的範圍中。像是「三千公尺跑步」、「投擲手榴彈」、「刺槍術」,以及各通信專業中。所以除了基本的連隊勤務以及站哨外,以往常見的公差勤務,如今就像是得到一張王牌似的,一切全免!而且聽副連長說,原本一個月一次的夜行軍,以及他們軍官晚上要支援查哨勤務,也因為部隊進入基勤訓,所以完全可以剔除在外!因此他直言,這可是他擔任通信連排長以來,最開心的時候了!

說到這個副連長還真是有趣,不曉得是不適還不習慣升任成為連隊的副連長,所以他很習慣的在說回電話時,會忘記他現在的身分。就像是他找我幫他用電腦更改教案時,也常一拿起話筒,耳多隨即傳來一句:「我陳排啦……..。」還好通信連以前就只有一個陳排,現在也只有一個陳副連長,所以即便他口誤,再加上略帶腔調的口音,還是可以一下子就辨別出他的身分。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往常般的,連長在唱完早點名軍歌後,該是要對每位弟兄一一的點名;但今天多了一項很不一樣的舉動,而這項動作,也把我昨晚擱在心頭的疑問,霎那間如撥雲見霧般的解釋清楚。

 

       「在點名前,我要先對連隊上新到任的軍官做佈達,等回也請弟兄們給予它們支持,爾後也希望大家能夠在各排排長的指示下,努力的完成任務…..」向來愛開玩笑的連長,今天講起官話來,似乎也能頭頭是道呢。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基前訓的人員、裝備整備從上周四開始就沒有停過,像是不斷的有支援人員前來報到,或著是值星官忙著宣布,要大家得趁假日時間去山外購買基地訓練所需要的編組布牌、反光貼片甚麼的,總之,原本看起來林林落落的通信連,經過幾天下來,真的越來越有一個完整野戰通信單位的味道。

我跟順德、啟宏在下基地的編組,如大家預期的是被編在話務兵,所以趁著開訓前最後一個假日,我們得把握時間到山外的縫紉店去買幾片「話務」布排給縫在制服或是大衣的右胸口上。我自己猜是為了長官來基地督核時容易識別吧,要不咱們曾幾何時在電影的戰爭片上,看到美國大兵會繡上類似的這樣呢?說不定還會因此被敵軍清楚地發現誰是部隊的主官,這樣只要偷偷的派幾個狙擊手埋伏暗殺,相信這場仗一定也會很快地結束的。

jscor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